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《乡村神医》 医道神授 第2063章意外回答
????花旗文学{www.hqswx.com}给你最优质的阅读体验!请多收藏,多分享本站!

????“呵呵,想拜师?你想多了。水印广告测试?? 水印广告测试我门派只收大华国弟子,不收异国人,你还是不要做此妄想!”  张凡冷笑着。  他并没有因为对方相对真诚的话而受到感动。  仆西顿时面露愧色:“这……您的武技令我大开眼界,令人神往……”  张凡摆摆手:“你可以走了,我们之间有太多共同语言。不过你要记住我的话,杀人可以,但不要在大华国的土地上杀人!”  “是的!让住了。”  仆西弯腰施礼,然后转身跳上一辆卡车,飞快地离开了。  这时,远处响起警笛声。  大概是刚才的枪声惊动了公园里的人,有人报警吧。  张凡不想给自己找麻烦,转身跳上车开走了。  天蒙蒙亮之际,远郊一座水泥建筑地下室。  仆西健步走进来。  酒店老板坐在桌子后,身边站着四名保镖。  仆西走上前,声调低沉:“失败了!全部三十名同伴,均被张凡消灭。”  酒店老板派出的人对此已经向他汇报,他冷声道:“你呢?为什么单单你一个人幸免?”  “难道你希望我们一个不剩?”仆西冷笑着问,“我和我的伙伴都变成鬼,你就可以一分钱不付了?”  “我要的是结果!张凡没死,你们休想得到一分钱!”  仆西眉毛一挑:“是我带他们出来的,如今只有我一个人回到r国,我无法向别人解释!”  “那是你的事!”  “不,也是你的事。”仆西声音越发地严厉,“事先,你没有清楚地向我们通报目标!我在现场看见了目标,才发现他就是世界杀手界都在传说着的张凡!他凭一己之力,刚刚在非洲歼灭了原黑组织的一支极强战队!以我们现在的准备情况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!多亏我及时发现问题才侥幸逃脱!而你事先提供的资料不全,只说他是一个商业上的对手!你欺骗了我们!这是导致我们失败的原因!因此,你必须如数支付酬金!两个亿,一分都不能少!”  “我只按合同办事!你们没有取到张凡人头,我自然不能付你们酬金!非要佣金的话,去找上头!”酒店老板吼道。  “我现在只想找你!我仆西从来没有哪一次行动得不到报酬,这次也不例外!”  “我这里一分钱也没有!”酒店老板拍着桌子叫起来。  “没有钱……不要紧,有件东西,可以代替钱!”  仆西冷静地说着,慢慢向前走了两步,突然手中出现两只手枪。  “呯呯呯呯!”  一连四枪。  四个保镖纷纷倒地。  他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动作。  四颗子弹均是从眉心穿进去,一个小小的红点,在他们的后脑勺,出现一个大洞……  酒店老板张口结舌之际,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经抹到了他的脖子上……  次日上午,张凡来到医院。  郑总这几天连日服用张凡的药,病情大为好转,昨天下午做检查,胃上的肿瘤已经萎缩了四分之一,医生说,按这个速度下去,这个周末就会出院。  目前,医院不但免去了郑总的一切费用,每天还赠送三餐和各种服务,目的是为了“创造”一个治癒的病例,给医院扬名立万。  张凡对此并不在意,反正秘方在张凡手里,而且方子是根据不同的人的病情有所不同,医院就是得到了张凡的药末,用在其它病人身上也只能把人治死。  郑总非常感激,一再道谢,又叫郑少给张凡开了一张六千万的支票。  张凡推却了一番,见对方真诚,只好收下了。  从医院出来,正要跟王局长谈谈酒店老板的事,王局长却率先打来了电话,告诉张凡,酒店老板死了,连他身边的四个保镖一起在今天清晨被人杀了,同时,在昨天午夜郊外发生一起神秘事件,似乎在郊区某公园附近发生一起外国势力的枪战。但赶到时,现场已经被打扫干净,尸首都不见了,只有一些血迹,还有个别落下的随身物件,从这些线索来看,没有大华人人参与,应该是国外势力的狗咬狗。  张凡听了,心里直笑,但他没有必要乱说话,只是跟王局长说了一下舞女对他下手的经过。  王局长明确判断,舞女刺杀、午夜公园事件还有酒店老板等五人被杀事件,是一个连环事件。  王局长嘱咐张凡,如果能做到的话,尽量找到舞女,从她那里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。  昨天晚上放过舞女,也许是个错误。  当时,只想着找到酒店老板,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。  没有料到对方动手这么快,今天清晨就把老板给清除了,掐灭了线索。  现在,只有重新找到舞女。  张凡重新回到酒店,球总已经和他的团队退房离开了,他们赶上午的班机离开京城。一楼到三楼的娱乐中心,此时已经一片混乱,听说老板被杀,工作人员全都不工作了,纷纷嚷着索要薪水,副经理和财务经理压不住阵脚,已经溜之大吉了,只有一大群员工在大厅里议论纷纷,有人开始砸东西。  张凡趁众人混乱,溜进三楼艳舞房。  化妆休息室里,几个舞女正在骂娘,张凡进来之后,她们马上闭嘴,吓得小嘴煞白,她们以为张凡是来找后账的,昨天夜里的事,弄不好要把她们牵连进去。  “先生,昨天夜里,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!”  “先生,老板欠我们半年薪水没发呢!”  张凡皱了皱眉,“她呢?死了?”  没有人回答,大家面面相觑。  “不说?”张凡厉声道。  “我们什么也不知道,她做的事,是她和老板的事,我们可没有参与!”  “我们只知道跳舞吃饭,别的事我们不想管也不敢管!”  张凡哼了一声:“老板都死了,你们怕什么?谁能告诉我她的下落?”  还是没人吱声。  张凡微微一乐,掏出半沓钞票,在手里晃得咔咔直响:“谁告诉她在哪里,这钱就归谁了!”  还是没人说话。  张凡又笑了一声,心想,重赏之下,必有勇妇,便又掏出一沓钞票,现在总共是一万五千元,“谁带我去,这钱就归谁?”  还是没人吱声!  张凡冷笑一声,转身便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骂道:“草!真是见利不忘义的好青年!要是战争年代去当间谍,还真是些坚贞不屈的!”  不过,他刚则拉开门,身后突然齐声叫了起来:“我知道!”

????手机用户请浏览{m.hqswx.com},书架与电脑端同步!更方便你的阅读!
为您推荐